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仪器仪表网

通用分析仪器

正文

周兴江:自研仪器另辟研究蹊径

导读: 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同步辐射实验室以及美国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工作了7年的周兴江感到,国外实验室与国内最大的差别是,他们为得到更精准的实验数据,经常会一年到头都在搭建仪器、改造仪器。而国内对科研仪器设备自主研制的重视程度和投入十分有限,很少有人愿意自己动手研发设备而依赖购买现成的设施。

  “爸爸,你什么时候还回美国工作啊?”周兴江的女儿自打陪同老爸回国开始,这么多年来,老是拿这个问题和在中科院物理所当PI(课题组组长)的老爸纠缠不清。在美国的时候,她很喜欢上学,即使生病了都嚷着要去学校。但回国以后,她对学校并没有太多好感,上学也成了一件苦差事,整天想着回到美国的学校。

  中美两国不同的风格,不只是体现在教育上,在科研领域也迥然不同。

  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同步辐射实验室以及美国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工作了7年的周兴江感到,国外实验室与国内最大的差别是,他们为得到更精准的实验数据,经常会一年到头都在搭建仪器、改造仪器。而国内对科研仪器设备自主研制的重视程度和投入十分有限,很少有人愿意自己动手研发设备而依赖购买现成的设施。

  自主研发仪器的创新经

  不仅是周兴江,可以说凝聚态物理这个领域的研究人员都陷入了一个困境:传统的同步辐射或气体放电光源只能测量到来自样品表面几个原子层(5~10埃)的光电子,对于很多先进的材料而言,这些电子能否正确反映材料的体性质还是一个未知数。有没有更好的光源能测量到样品的深层?中科院陈创天院士和许祖彦院士的一篇论文激起了当时身在美国的周兴江的兴趣:是不是能把激光作为光源来测量样品呢?他赶紧跟自己从前的博士生导师赵忠贤院士交流了想法,导师很赞同他的观点,并支持他回国将想法付诸实践。中科院物理所也承诺对他提供资金支持。

  “美国的生活很舒服,但我只是课题组中的一个成员,不能把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周兴江告诉本刊记者。

  回国以后,周兴江与陈创天、许祖彦两位院士合作,两年时间马不停蹄,终于研发出了世界上首台“超高能量分辨率真空紫外激光角分辨光电子能谱仪”。

  论文指标:所有人心中的痛

  周兴江的激光角分辨光电子能谱仪为他带来了诸多荣誉,但是从这台仪器研究一开始,包括周兴江在内的课题组就面临着论文发表的困境。

  论文几乎已经成为国内科研工作考核的最重要标准,而自己动手搞仪器可能导致几年都没有论文发表,影响职称晋升。

  “我们组的副教授就是因为在仪器研发阶段发表论文不达标,还影响了评职称。”

  周兴江和他的博士生们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我自己那段时间也就是在啃老本,用美国工作的数据来写论文。”周兴江说。

  对于博士生,他的算盘是五年制,前两三年做仪器,一旦仪器成功,就可以用它做实验发表一些高影响因子的论文。“满足博士生毕业(发表论文)的条件还是肯定能创造出来的。”周兴江讲道。

  而对于团队中的副教授职称晋升,周兴江就爱莫能助了,只能尽量在课题组的范围内改善一下待遇。

  但是周兴江说,最重要的是他们有兴趣,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来追求原创成果。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