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仪器仪表网

通用分析仪器

正文

空气监测超级站跃进隐忧

导读: 当国家治理PM2.5不力的争论依然在延续时,一支“特种部队”已在悄然起航。它是灰霾治理的关键科研战队,不过,它也可能成为昂贵的中国式“花瓶”。

  早在2012年1月,一栋四层楼房拔地而起,楼顶也随之竖起十多个杆子,除了避雷针之外,其余都顶着一个奇形怪状的物件——有的像餐碟,有的像水龙头,有的像淋浴头。

  “广东省大气超级监测站”,当这十个大字贴在楼顶时,这座神秘房子的身份终昭示天下,但这反而加重了人们的好奇心,什么是超级站?

  奥运限行背后的“医生”

  对于一个北京人而言,奥运期间,他被要求单双号限行,不准装修房子,这些政策都和超级站对PM2.5的监测有关。

  2006-2008年,旨在保障奥运空气质量的CARE-Beijing大型研究项目实施。研究团队追踪了华北五省市的大气污染,PM2.5是主要研究对象。

  21个国内外科研机构,两百余人参与,这俨然是一场战斗:水平方向上,有固定的超级站、流动的监测车;垂直方向上,有铁塔、气艇、激光雷达、飞机和卫星。“超级站的监测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参与该项目的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邵敏教授说。

  PM2.5的成分最终被解剖,来源被查明。此次研究发现机动车和刷油漆产生的挥发性有机物对PM2.5的贡献很大,所以有了限行和装修停止的政策建议。

  普通的监测站点只能监测几种污染物,但是超级站装备了全球最先进的仪器,监测项目甚至上百。它是监测网络中的“航空母舰”,在其它监测站护航下,它可以精准地梳理大气污染的过程,从而提出政策建议。

  我国超级站的发展史也是大气污染的监测史。“我们不断加指标,一直加,一直追,发现现有的监测网络落后于污染发展态势,远不能满足需求。我们需要一个前瞻性的超级站作为引领。”邵敏说。

  在美国和欧洲等地,为了长期研究一个地区大气污染,设有长期定点监测的超级站。但是在我国,超级站更像是临时的高级移动实验室:某个研究项目中,仪器集中运来;结束后,仪器撤走,超级站随之消失。2004年北京大学在珠三角观测时,一部分仪器临时从德国航运过来,漂洋过海一个多月。

  21世纪以来,这些“临时”超级站对于“中国特色”的复合型污染开展了研究,尤其是在经济发达的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

  研究发现,遭受“复合型污染”的大气病得不轻,像是得了综合征。大气中有多种污染物,污染物之间还互相转换。如果不摸清,盲目地治疗一个症状可能加重另一种症状——减少某种污染物可能会导致另一种污染物浓度升高。

  幸运的是,奥运会、世博会和亚运会的举办加快了我国诊断大气的进程。

 

1  2  3  下一页>  
0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