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仪器仪表网

正文

走好“双创”道路 仪表行业专家话说

导读: 大型国企要想走好“双创”道路,既需要建立全民性的平台,也少不了一些劳模充当“先锋队”作用。

  大型国企要想走好“双创”道路,既需要建立全民性的平台,也少不了一些劳模充当“先锋队”作用。

  尤肖虎

  科研院所与企业需要强强联合

  在高新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科研院所与企业间如何有效开展产学研合作,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是各行各业普遍关注的话题。

  东南大学中国移动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发展历程,实际上就是中国移动通信产业发展的缩影。在移动通信技术研发过程中,实验室与企业展开了一系列密切合作。东南大学教授、移动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省科协副主席尤肖虎举例介绍,1996年,华为公司开始着手第二代移动通信系统研发,“那个时候,我们实验室从基础理论到关键技术再到程序代码,都给予了他们很大的帮助,甚至参与了整个系统研发过程。”这一技术,现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仍在使用。

  “高校与企业的合作方式应该是多种多样的。”尤肖虎认为,在移动通信领域,校企产学研合作非常成功。2013年起,中国移动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企业开始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的研发,通过新一轮移动通信技术攻关,我国的移动通信产业已经走在世界的最前列。

  孙力斌

  产业的跨界整合将成为新常态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潮流中,科技工作者,这个称谓已改变了其本来的面貌。如今,人人都可能是科技工作者群体中的一份子。”用南京联创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省科协副主席孙力斌的话来说,他自己是一个“跨界”的人,“我虽然从事的是互联网行业,但在科协组织中,我参加的却是农业专业委员会。孙力斌举例说,“互联网+农业”是联创集团的五个重要产业方向之一,所以,加入农业专业委员会也是一个跨界整合的体现。

  孙力斌指出,科协是科技工作者之家,拥有140余个界别,其联合了社会各领域、各层面的顶尖人才和团队,最大优势就是跨界整合。“而这一特征也正好与互联网产业发展相契合,未来,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并非在一个垂直领域,而是不同技术和产业模式的跨界整合。”

  如今的联创集团拥有五大产业方向,都体现了跨界整合的思想:互联网+市民卡,互联网+北斗,互联网+车联网,互联网+农业,互联网+教育,还延伸到互联网金融和保险业。

  任晋生

  搭建创业平台积累创新成果

  人才是科技创新的灵魂,在生物医药研发领域,人才的作用体现在创新的每一个环节。

  先声药业集团董事会主席、省科协副主席任晋生对于如何引进人才、培养人才有自己的独特见解。其中,“做加法”就是先声药业在解决人才问题上的一个“杀手锏”。“这两年,我们引进的人才可能比过去10年加起来的都要多。”任晋生的“做加法”首先体现在人才的数量上。而另外一个体现,就是提高人才的“质量”,即对现有人才队伍的培养。

  “生物医药领域,其实既传统又现代。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企业只有两种,一种是被颠覆的企业,另一种则是颠覆他人的企业。”任晋生将他认为的“视野开阔”进一步简化成“开放”。2013年底,由先声药业牵头实施的创新药物“百家汇”项目落地南京,任晋生这样解释“百家汇”——这是一个开放的创新创业技术平台,创业者在其中可以使用先进的仪器设备,降低创业的门槛。同时,也可以获得投资、合作的机会。

  任晋生强调,“‘百家汇’是一种科研管理机制的创新。”其最终目的,是积累一批创新成果。

  端木银熙

  水稻育种数十载尝百味人生

  端木银熙,有“江苏袁隆平”之称,他的研究方向自成一体,主攻粳稻育种。

  粳稻由于自身特性,质高而量产不及籼稻,而端木银熙培育的粳稻,亩产已达到910公斤以上,并多次创造高产纪录。连袁隆平也称赞:“端木银熙是个真正脚踏实地的育种家,他理论联系实际,埋头苦干,很了不起。”

  水稻育种是一门高度严谨的科学,也是一项争分夺秒的工程。在常熟育种,只能一年一熟,而在海南,由于光热充足,可一年两熟。基于此,端木银熙的水稻育种团队移师海南。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端木银熙已往返海南数十次,那时往返海南,近乎一场“长征”。在海南育种基地,端木银熙还得忍受着来自高温酷暑、强紫外线的折腾,“常常是手臂晒到脱皮”。现在,端木银熙经常眨眼抽搐,也是在水稻育种时落下的病根——水稻开花只有短短几十分钟,为了不误水稻开花的最佳时机,他只能守在旁边,眼睛盯着稻穗,看着它一点点开花,然后授粉。

  从1976年至今,端木银熙已主持育成了常规粳稻新品种12个,包括“太湖粳1号”“太湖粳2号”等,主持选育的水稻新品种(组合)在江、浙、沪、皖、鄂等5省、市已累计推广5000万亩,增产粮食15.0余亿公斤,增加社会经济效益约22.9亿元。

  裴军

  在智能电气设备研发中深耕细作

  宽阔的厂房里,黑色履带式的机械手臂上下左右腾挪,把一个个零件安装在流水线上不同规格的开关器件上。另一侧,有工人正在对生产出的开关器件样品进行延时检测。“这是一条半自动化的生产线,随着工业4.0时代的到来,我们也在不断地向全自动化生产迈进。”江苏大全集团工程技术中心总经理裴军介绍着。2000年,江苏大学计算机学院硕士毕业的他,选择入职总部位于江苏省扬中市新坝镇的大全集团。这一待就是15年,裴军从一名科研新兵成长为执掌企业科研“帅印”的管理者。

  在裴军看来,只有在一个专业领域里持之以恒地深耕细作才能成为业内的佼佼者。长期从事输配电成套电气设备、智能化元器件等产品研发的他,先后承担国家和省部级科技项目16项。其中,“1.5—3兆瓦风电全功率变流器”便是其中的一项。

  “中国风电设备研发起步相对较晚,风电变流器一度只能依赖进口,通过技术研发替代进口、提升风电设备的国产化率是我们的主要目标。”裴军表示。经过攻关,他们研制成的风电变流器总体技术性能指标被认为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目前,大全已为国内风电整机厂配套供货430多台套变流器,销售额达到5.1亿元。

  王尔琪

  用科技提升有障碍人群生活品质

  从2006年创业至今,中进医疗器材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尔琪只有一个信念:“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国内轮椅生产的现状。”

  2001年,日本生产轮椅的三桂工业所株式会社总经理找到王尔琪,希望请他帮忙考察上海轮椅产业的市场情况。经过两三周的市场调研,王尔琪发现,轮椅产业在国内竟还是“处女地”,社会需求量很大。当这位总经理邀请王尔琪参与合作时,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2002年,王尔琪租下厂房,雄心勃勃地准备大干一场,可是初入行业的困难让他猝不及防。“当时3个月只卖掉了一台轮椅。”王尔琪说,虽然开头艰难,但未来美好的发展前景让他坚持了下来。

  一个“变”字,让王尔琪收获了许多——他们公司生产了世界上最轻的轮椅,还制造出可以“横着走”的轮椅。不过,王尔琪还有更大的“野心”:“其实,我想改变轮椅领域的业态,使其上升到更高层次的品质需求。”在王尔琪看来,国内很多轮椅用户对轮椅的要求不高,他们不知道的是,轮椅使用不当会导致身体二次变形伤害。王尔琪倡导轮椅的量身定做,“不要用户适应轮椅,而要轮椅去迎合用户的需求。”

  制造轮椅,对王尔琪而言不仅是一项事业,更是一种情怀。“我希望用科技和创新来改善有障碍人群的生活品质。”在他看来,不管残障人士还是老年人,都应该拥有更好的生活。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