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仪器仪表网

正文

空气监测指标“变局”:从总悬浮颗粒物到PM2.5

导读: 现在PM2.5数据已经“唾手可得”,那为什么以前没有公开这个数据,而是把TSP(总悬浮颗粒物)作为衡量空气污染状况的指标呢?发达国家在公布空气污染指标的过程中,经历了哪些嬗变?这背后有什么必然逻辑吗?

从经济学家对于PM2.5数据监测过程中,我们看到政府对于环境信息的公开程度,直接影响到公众对政府的信任。现在PM2.5数据已经“唾手可得”,那为什么以前没有公开这个数据,而是把TSP(总悬浮颗粒物)作为衡量空气污染状况的指标呢?发达国家在公布空气污染指标的过程中,经历了哪些嬗变?这背后有什么必然逻辑吗?

空气监测指标的变化应该依据什么?

对于发达国家,TSP(总悬浮颗粒物)被PM10和PM2.5替代确实是有道理的。这与其气候和社会经济条件有关。国际上许多发达国家主要城市,年降雨量分布较为均匀,空气湿度变化幅度不大。空气中的沙尘原本就比较少,加之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城市基础设施较为完善,新开工建筑项目较少。而我国处于温带季风气候区,许多北方城市容易受沙尘暴的影响,空气悬浮颗粒物中沙尘的比例形成一个较高的“本底值”(没有人为污染时的浓度值),不但比发达国家城市高得多,而且也比我国南方的城市高。

空气监测指标“变局”:从总悬浮颗粒物到PM2.5

在过去十余年间,我国正处于经济发展的高速增长期,居民的居住条件和出行条件都亟待改善,城市开复工面积不断扩大,建筑施工和渣土清运常会增加空气中的颗粒物污染。在风沙和建筑施工及交通运输扬尘中,粗颗粒占比较高,这也是本世纪初期北京和我国北方许多城市TSP居高不下的原因。

历史记录表明,发达国家是在TSP浓度下降到很低的水平之后才被PM10所取代。根据联合国环境项目和世界卫生组织分布的报告,上世纪80年代,世界卫生组织(WHO)当时建议的空气TSP浓度标准在每立方米60-90微克之间。1973年至1985年,日本东京的空气污染物中的TSP从每立方米80微克下降到60微克。英国伦敦的TSP约在50微克左右,比利时的布鲁塞尔甚至低于30微克。

联合国全球环境监测系统(GEMS)曾对40多个主要城市持续监测,结果明显分为两大阵营,达标的多为发达国家城市,超标的基本上都是发展中国家城市。法兰克福、哥本哈根、大阪、东京、纽约、温哥华等发达国家主要城市TSP年均值不到60微克,蒙特利尔、墨尔本、多伦多、休斯顿、悉尼、等城市TSP年均值都低于90微克。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X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