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仪器仪表网

通用分析仪器

正文

保卫食品——化学物质快速检测“黄埔格言”

导读: 在焦虑食品安全成为国人生活方式一部分的当下,勤邦生物实验室的主要任务就是研发食品安全检测产品,甭管是欧洲的大肠杆菌、美国的砒霜鸡、台湾的塑化剂,还是闹得沸沸扬扬的瘦肉精、三聚氰胺……统统在其猎杀名单中。

  生物实验室里,一位技术人员正在用吸管从试剂瓶中将猪尿液吸出一滴,滴入克伦特罗(俗称“瘦肉精”)试剂卡卡槽中,再利索地将闹钟时间设定在三分钟。

  剩下的事情是等待。三分钟过后,闹钟自动响起,试验结果自动呈现——两条杠是合格,一条杠是不合格。

  请注意,这不是电影情节,也不是科幻小说,而是真实的实验室,叫做勤邦生物实验室。在焦虑食品安全成为国人生活方式一部分的当下,该实验室的主要任务就是研发食品安全检测产品,甭管是欧洲的大肠杆菌、美国的砒霜鸡、台湾的塑化剂,还是闹得沸沸扬扬的瘦肉精、三聚氰胺……统统在其猎杀名单中。

  京城北郊回龙观,一栋在这个产业园里随处可见的灰旧色的大楼——这是勤邦生物的所在地。人们不会知道,这家隐身在消费者背后的“卫兵”企业在化学物质快速检测领域排名全球第三,国内第一,利润已然是排名第二位企业的六七倍。

  在业内,勤邦生物堪称“黄埔军校”在现今国内食品安全快检行业能排上号的十来家公司里,半数企业的高管来自勤邦生物。

  科学家创业

  勤邦生物的故事要从创始人何方洋在中国农业大学念研究生讲起。

  当年,出口食品经常被国外买家因为各种化学物质检测超标而退回。食品出口企业常见的操作方式,是将样本送到相关实验室检测,周期长,成本高,企业秘密也大多因此而泄露。“如果有一种比较简便的方式检测,成本下降,时间快,信息可以自己掌握,那就会成为趋势。”何方洋说。

  那时,何方洋发现欧盟已经开始对中国出口企业进行瘦肉精的检测,于是他选择了这个研究方向。他当时想,五年以后中国可能也会需要检测,结果没等到五年,三年就开始检测了。

  经过几年的科研,何方洋成了国内将克伦特罗单克隆抗体、ELISA方法研制出来的第一人。

  研究生毕业后,由于出国失败,何去了一家做医学试剂盒和试纸条的香港公司,后来公司解体,他被输送到国家兽医诊断中心帮忙建实验室。

  2000年底,实验室建完后,何方洋还是决定进入食品安全领域,他找来两间房,自己建起了实验室。那时满脑子科学家梦想的何方洋靠承接其他高校实验室大小课题维系生存。甚至在2002年注册了北京望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后改名“北京勤邦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也仅仅是为了方便开发票。

  为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从2001年起,何方洋去贵州一些高校招实习生。学校领导显然并不清楚勤邦实验室当时的生存状况,于是满口答应下来。可实习生们看到实验室周边荒凉的架势和长期浸泡在实验室的工作强度,全部吓跑,万宇平是第一个留下来的实习生。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