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专访中核控制唐总:做数字化核仪控专业供应商

2016-05-17 10:57
九一隐士
关注

  唐意,1963年5月出生,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清华大学EMBA,中核集团中核控制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具有30多年的核仪控工程经验,承担过多个大型核电仪控系统科研生产项目,并取得压水堆核电站控制棒驱动机构在线监测及故障诊断方法专利。

  媒体:中核控制在中国核工业仪控领域如何进行定位?与其他同类公司有何不同?

  唐意:中核控制是响应国家发改委的号召,为攻克核电装备制造产品国产化而成立的,中核控制的前身是北京中核东方控制系统工程有限公司,主要进行核电数字化控制系统平台研制及工程服务。当时国内三大核电集团都成立了核电控制系统公司,分别是国核自仪和广利核公司。这两个公司的成立与中核控制的背景是一致的,成立的目的也是一样,都是为了解决国内核控制系统技术空白,攻克核电的技术难点。

  在公司发展过程中,我们公司在前5年与其他两家公司的业务基本是一样的,只致力于核工程数字化DCS研发,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例如我们已经推出NicSys系列DCS平台,并在此基础上研发了很多应用系统,包括很多软件产品,例如辐射监测系统,应急指挥系统等等,并作为核电站DCS项目分包商,我们完成了8台核电机组仪控工程项目。

  但是作为企业长远发展来说,由于核电是一个政策性非常强的行业,例如说福岛事件,他虽然出在日本,但是对全球都有影响,所以作为设备制造企业来说,如果产品业务领域仅在核电领域,如果再出现不可预想的事情,企业会很难支撑的,影响非常大。因此中核集团出于长远发展,从“大仪控”角度出发,把核仪控产业链做深做全。2013年10月,北京中核东方控制系统工程有限公司和原来的北京核仪器厂重组,北京核仪器厂在核探测器、核仪器仪表、专用仪控系类产品中,很多产品和技术在国内也是仅此一家的。重组后,把数字化控制系统、核探测器、专用仪控以及核仪器仪表都放在一起,从整个的业务上来说形成了上下游了关系,从核探测器到数字化控制系统,形成了核仪控的全产业链,这对于中核控制的长远发展是非常重大的举措和转折点。

  目前来看,3家公司发展各有特点,越来越看的清楚走的不同的道路。广利核公司从去年开始专注做核安全级DCS产品,国核自仪主要是采用基于和别人合作的基础上来研制产品平台。中核控制的所有仪控产品都是自己做的,包括软件的源代码都是自己做的,然后产品链很长,在市场定位上,我们更加注重致力于做一个核仪控一体化解决方案的供应商。

  媒体:客户选择中核控制的原因主要什么?中核控制在售后服务工作上哪些特别的地方?

  唐意:目前核仪控市场上客户选择供应商,主要看能否做到一揽子解决方案,在项目上能够给客户创造多少价值。客户考虑三个方面,一是减少费用;二是减少工作量;三是要保障经济性。我们在这一方面正好能契合客户的需求,我们公司可以提供一次元件到控制系统,可以做到一揽子提供解决方案。这也是中核控制现在的整体经营理念,高质量向核技术应用用户提供一体化仪控解决方案,帮助用户完成项目需求。这样我们和客户形成了一个共通的契合点,这也是客户选择我们的重要原因。

  售后服务对我们公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核电运行周期都非常长,现在已经是60年的运行周期了,而我们数字化仪控系统的产品寿命是在10左右,又是大量靠软件来支撑的产品,所以和客户之间的无缝沟通是非常重要的。这些都体现在对客户的服务上,它不像其他产品,只能是固定的功能和使用方式。数字化控制系统不一样,它可以根据你的需求,除了基本功能外,他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提供不同的服务,而且很容易做到,因为他是靠软件来支撑的。客户在这么长的运行周期里,他不断有新的要求需要我们去解决。所以我们必须树立终身为客户提供服务的理念,他不是一锤子买卖,甚至到技术改造,到核设施的退役,我们都需要大量的同步介入,和客户需要捆在一块解决才行。

  另外一个层面,数字化仪控技术在不断的推进,随着网络技术、超大规模集成电路不断发展,所以要保障我得产品保持优势,需要不断对客户需求进行分析,提供新的功能,给客户提供更好的方便。例如原来客户要操作某个功能可能需要庞大的系统支撑,现在只要编个程序,改进硬件,就能实现这个功能。所以必须形成这种长效反馈机制,让产品保持优势。

  媒体:中核控制在第三代核电技术的应用中对仪控产品的研发重点和方向是什么?2015年“中核控制”计划有哪些新产品上市?

  唐意:中核控制在第三代核电技术的应用上做了很多的科研项目,承担了第三代核电站专用仪控系统,包含核电站棒控棒位系统的研制,核电站堆芯中子注量率测量系统,核电站堆外核测量系统,AP1000反应堆堆内测量和堆外核测量系统设备的研发任务,目前上述课题都已结题。

  对于数字化控制系统产品来说,单从平台来说是不分二代或者三代的。三代技术主要对于大型的设备、关键设备,涉及安全功能的设备法规上有严格的要求。公司在第三代核电技术中,会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核仪器、核探测器等方面上。当然我们也会关注数字化控制系统在三代核电机组上的发展,对其的特殊需求也会适时进行研讨和评估。

  目前中核控制产品分为控制系统、核探测器、核专用仪控、核仪器仪表四个板块。其中控制系统平台已经完成了从小型系统NicSys?1000到全厂型系统NicSys?2000的研制,安全级DCS产品NicSys?8000N也完成了原理样机。在控制系统产品方面,15年不会推出其他新的产品,会把NicSys?8000N的取证工作会放在一个首要位置。在核探测器方面,2014年百万千瓦级核电堆型的棒控棒位系统已经推出并应用,基于AP1000,CAP1400,ACP1000堆型的堆内堆外核测系统也全部都有新产品出来。

  媒体:对于一个核工业仪控企业而言,要坚持走自主创新的道路,培养研发人才是非常关键的,中核控制是如何进行人才培养的?

  唐意:我们在人才上下了很大的力气,但是实话实说,一方面从事核仪控的人才在市场就是紧缺的,一方面和IT行业比较靠近,因此人才流动性很强。尤其人才的培养和保留确实是公司这两年很头疼的一件事情。公司目前通过各种渠道进行人才引进并加强培训,同时在引进高端人才方面中核集团也给了一定的政策。另外在科研工作上,我们也有部分项目采用与高校、研究院合作开发的方式,尤其是核仪器产品方面,利用社会力量加快研发进度。

  媒体:近些年信息安全用户很关注,中核控制是如何做的。

  唐意:信息安全分为两个层次,一是信息本身的安全性,二是自身产品控制系统产品的安全性。2010年伊朗的“网震”事件造成核设施的大量损失,从那以后工业信息安全受到核工业的重视,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都提高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上。在信息安全方面,一方面我们在自己的产品加入很多工业信息安全元素在里面,从硬件、软件,甚至是防范措施上。同时与IAEA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参与他的工业信息安全课题,同时中核控制也是他的唯一一个合作者,我们也是工业控制系统信息安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的理事单位,也是专家组成员。这样能够及时将目前国际先进的信息安全理念以及技术及时反馈到我们研制的产品中,保障产品的安全性。

  媒体:针对核仪控技术大会有什么建议?

  唐意:这个会议的形式非常好。我一直认为一个行业采用技术壁垒其实是阻碍技术发展的不是推动的技术发展的,技术发展需要一个中立的组织来做这个事情,企业毕竟有一定的利益相关。所以能够有这么一个交流平台,让大家共享技术观点,能够起到推动核仪控行业的作用。我也提一点建议,希望大会组织方能够在会后就大会代表共同关注的2~3个技术问题组织人员进行深入主题研究,在下次会议中共享观点。我在参加IAEA的一些交流会议中,感觉到会议仅仅是一个媒介和交流的平台,更多的精力是在会后,会后组织方会安排专家具体负责某个关注点。例如FPGA会议每一次都有个主题,例如前几年大家关注如何把FPGA的标准建立起来。这种主题式的交流,能够把技术交流更加专业化、深度化。我想这个意义大于会议的本身意义,技术本身是开放的,抓住共同关注的问题,共同推进,这样会更好。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