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它山之石:国内外仪器设备共享机制对比

国内外大型仪器设备共享机制对比

在国外,实验室工作关系简单,人员管理放手,且国外学校和很多大型实验室均有协议,学校师生可以简化进入实验室的程序,提高实验室仪器设备的利用效率。如美国加州大学柏克利学校和劳伦斯实验室有协议,学校的师生可迅速进入“高级光源”大型平台开展研究工作,并实施有偿使用,大大提高了实验室大型仪器的利用率,而且节约了维护费用。另外,在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家,很多大型实验室都实行全天候开放,仪器设备的使用效益极高,既有利于加强各种学术交流,也有利于培养优秀科研人员。比较而言,申请进入国内的一些大型仪器平台程序比较复杂,平台延展度较小,一般属于系级或校级水平,而且无偿使用,仪器资源浪费很大。

在国内,很多着名高校和实验室的科学仪器产权归少数人或者单位所有,仪器设备的产权归属不清晰,管理制度不健全,各单位收费管理不公平、不规范,盲目追求发展自有设备。申请科研经费时只审查该实验室现有科研条件,不注重仪器设备共享,申请者单纯追求提升本实验室的科研条件,造成国内资源的极大浪费。而国外着名高校实验室的产权则明显不同,在国外一般百万美元以下的仪器产权归个人所有,上亿的仪器为政府共同投资,且有共同的管理机构——委员会进行统一管理,仪器产权关系明晰,管理机制规范。

所谓科学共同体是指具体共同学术规范、学术领域、学术方法、学术精神的群体。为了追求真理,探索自然界的秘密,通过社会交流与协作形成的各种学会、学院、研究团体、实验室等有形或无形的社会组织。科学共同体的形成对科学技术的进步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在国外,科学共同体健全,有利于形成组织程度很高的研究所和实验室,如卢瑟福领导下的英国曼彻斯特实验室、英国剑桥大学卡文迪什实验室先后培养出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被誉为“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的摇篮”。而中国的科学共同体不健全,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对中国的科学共同体提出了批评和质疑,谴责其压制科技创新和学术腐败横行。在这种大的科学背景下,十分不利于实验室的建设和发展以及更多科技成果的形成,极大地阻碍了实验室仪器设备的共享和有效利用。

由于国内外实验室对全面开花和重点突破的理解不同,导致实验室仪器设备资源共享开放程度存在明显差异。例如,英国剑桥大学着名的物理实验室——卡文迪什实验室,鼓励使用自制仪器是卡文迪什实验室长久以来形成的传统。1871年兴建完成的卡文迪什实验室,在经费上、在资源上保持了分子生物学与物理学的共同繁荣。有趣的是1927年威尔逊获诺贝尔奖的云室制作才花了五英镑。然而目前已经进入大科学阶段,这种低价格的自制仪器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仍有巧妙之处。如果利用得当,花较少的钱仍然可以起到较好的效果,以重点突破带动整体提升。例如,清华大学2004年申请实验室开放基金额度排在前2位的两位教授分别在《Science》和《Nature》上发表了文章,这种重点突破和整体推进相结合,可以极大促进科学仪器的高度共享和形成大量高水平的科研成果。

虽然近十年来国内对大型仪器设备共享开放进行了有益的探讨,但国内实验室大型仪器资源极缺,浪费很大;而且共享体制滞后,管理人才结构不合理,致使形成了仪器集团,亟待战略调整。我们应该借鉴国外的先进管理经验,有偿定点,开展中国特色的大型仪器设备共享与管理,建立高校及科研机构的大型仪器设备公共服务体系,便于集中有限资金,构筑高水平的研究平台,实现资源优势互补,发挥资源效益,提高整体研究和创新水平。

<上一页  1  2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